奶葉

每篇文都是ooc我就不特意标了……

【叶家双子生贺】夜深

夜深人静。
嗯,本来应该很安静的。
但在这个夜晚,意料之外的光华绽放在被重重楼房遮掩的天空上,被各种人造光压下的星星在这光华下没有更加黯淡,反而显出了它本来的瑰丽。
如果你有超乎常人的视野,偷偷埋伏在高处,就会看到在那片天空之下移动着的人影。
远远的看不清那人影的具体形貌,只能看到随着其移动消逝的一片片的黑影。
如果普通人能看见这些光影,大概就会有大量的都市传说出现吧。

——去到那片光影之下看一看。

今天的嘉世对抗敌人时格外凶残。
这个时候裂缝突!然!打!开!算!什么!啊!
嘉世的魔剑士先生咬牙切齿地放出一个魔法阵,阵内所有怪物灰飞烟灭,没有一点遗漏。

你们偏偏在这种时候来碍事!
嘉世的盗贼先生怒气冲冲地送了怪物一个割喉。

不知道打完之后小队长的生日惊喜还有没有时间执行……
嘉世的气功师先生默默计算了一下进度,手上的动作瞬间快了不止一个档。

是的,就是这么倒霉,在这样特别的日子里裂缝突然打开,嘉世全员不得不紧急出动,本来计划好的队长生贺计划泡汤了一半,连准备都只好拜托给其它工作人员。
只好尽量快点结束了……在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情况下,队伍的气氛愈加像一把突进的尖刀,硬生生将被敌人充斥的地图杀出一片空白。

扮演成顶着“叶秋”名字的叶修的叶秋同学现在十分茫然。
混帐哥哥的队伍……原来是这么热血的类型吗?
这件事的发生过程十分复杂。
总之最终的结果是,我们英明神武的“叶秋”小队长现在被亲爹拦在了家里。
而真正的叶秋同学本来是被拜托稍稍代替一下“叶秋”,伪造出“叶秋”按时回队的假象的。
按照正常的发展,只要代替一天,真正顶着“叶秋”名字的叶修就会被放回来,而这个季节会有“裂缝”出现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个理论上可能性基本为零的情况,偏偏就这么发生了。

这就是基本没有实战经验的叶秋同志,现在一边努力模仿自家哥哥的战斗风格,一边小心翼翼不在相处方式上露出破绽的原因。要不是叶家普遍天赋异禀,这战可能就得翻车。
综上所述,因为嘉世成员格外的战斗欲高涨,战斗姑且还是胜利了。

接下来才是掉马的危险高发期。


于是我被爸爸妈妈催着睡觉了,明天再写叶秋在老嘉世成员面前拼命掩盖身份,还有在北京被各种担忧操心的妈妈级别人物包围了的叶修:)
差点就复习到忘记叶神生日的我,姑且勉强赶上了一半,忏悔。

哦对了其中有些bug,有人知道原著叶秋对叶修除了混帐哥哥以外还有什么称呼吗……
我只是。
感觉这里叫混帐哥哥有点不对劲也不记得这个称呼在这个时间点到底有没有出现了但我又想不到其他称呼而且直呼其名也有哪里不对劲所以我姑且就用“混帐哥哥”的称呼了。

另:架空,换算一下大概算是第三赛季时间线

日常发疯·什么地方

庭园里有很多花朵。
我很喜欢这种景象,百花齐放,像是都渴望得到我的垂怜一样。
但是我知道,不是这样的。
倒不如说,我自己是个需要别人的怜悯才能活下去的存在,这些花比我生存的模样更美丽——它们的茎干完整,花瓣骄傲地舒展,是一副肆无忌惮的姿态。
而我,我低下头,不露出骄傲,任何违逆的行为在这里都不需存在。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我至少不必像他人一样,抛弃所有自尊,变成千篇一律的模型。
这里是什么地方呢?我常常这样问自己,从没得到过答案。但是我知道,在这里,只有我是不同的,诞生在别处的——一个自由、混乱的世界。

庭园的主人走了过来,用红色的布绑住了我的手,打结。我所知道的所有打结方式都比那更复杂,我可以恶意地推测她的智商没法支持她学那些东西。
可是,她没必要学更复杂的啊。只要是她系上的,哪怕只用轻轻一挣,也没人会挣开,就算是我,长久以来的习惯也足以镇压跳跃的渴望。

我不甘心。
想着“不甘心”的时候,脸上还是献媚的笑。
她把我带到了学校,我一直憧憬的地方。她怎么能将我带进来的呢?就像污秽和耻辱怎么会出现在净土?我疑惑了一下,很快就有了解答。

一个值得夸耀的物件。
一群在我肩膀下的头顶叽叽喳喳,用令人毛骨悚然的神情望着我——顺带一提,这个词是今天最大的收获,我从它们对我的脸的描述中学到的。
既然说到了我的长相,我就稍稍夸耀一下自己吧。
几乎没怎么留存在我印象里的母亲在日记里写到:“美人在骨不在皮。”这是她看到过的最高深的话了,我同意这点,因为我就是个中翘楚嘛。没有这张脸,我也不可能学到这么多。
我的脸颊有一半是漂亮的裸露白骨,按她的说法,这是多么性感啊。在庭院里,我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手骨上的尖刺可以证明这点。

嗯,这也是我最受宠爱的原因。
从我母亲留下的照片可以推测,我不是生下来就长这样的。我母亲可是个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的“模型”,但我也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样的了。
可以想象,她一定不会亲自动手——我十分怀疑她娇嫩的手拿不拿的起刀子,况且,我的血难道不会脏了她的手?我猜想是一场意外,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让我变成了这样。
不管怎样,感谢那个东西,让我得以延续我的思想。

每当我看到其他人平静的眼睛的时候,我都发自内心地为他们感到悲哀。同时,还有一圈一圈缠绕的窃喜,看呀,你们这么愚蠢——竟不知道如何保存自己的思想。

日常发疯·独角戏

嘘,别说话。
我不想听到你不同的观点。
你那样愤怒地盯着我,眼睛里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啊,这种描述方式太老了,我还是换个说法吧。
很生气吗?我敢保证,我什么都没有干。
其重点在于,你相信我吗?
我会向前走几步,用我的手臂圈住你,一只手绕过你的腰,另一只手悄悄捂住你的嘴,让你的唇吐不出那些让我伤心的话。

嗯,看起来你不会冲动了。
那我收回之前的话,你不会让我伤心,我知道你最爱我了。然后,让我们来来好好谈一谈吧。
用一个耳熟能详的话起头好了——你相信眼见为实吗?我不会做出那些事的,我向你保证,虽然你也无法确定我有没有说谎。现在,又回到了原来那个问题。你相信我吗?
你的牙关紧紧闭合,我知道你在压抑愤怒;你的唇缓慢地张开,我知道你在思考如何套话;你的手指蜷起,我知道你在为它们伤心……
你能看出,我有没有说谎吗?
有办法确定我有没有说谎啊,那来吧,你知道我不会对你说谎的。

你用那个像指南针一样的东西指着我,眼里全是戒备。别说话,你不需要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情感,我能从你身上看出一切你想展示的。你看,即使表象这么复杂,你还是没能在我眼前掩饰住你自己。这是多么让人高兴啊,对吧?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不会同意这点的。好像被我了解很屈辱似的,别人我还不会去费心了解呢。只有你是特别的——这点你记住了吧,杀了我也没关系,只要记得提着我的头去领奖赏就好啊。如果你生活的不好,我会伤心的。
今天用“伤心”这个词的频率好像有点高,这说明了你很重要不是吗?

脑袋上有红点……你被别人收买了吗?告诉我是谁好不好?她对你怎么样?你能保证她对你没有怀着别的心思吗?
……这样啊。
果然你还是觉得自己的势力更给人安全感吗?
别笑,别哭,别着急。
我早就准备好退路了,你在几天后就能看到我活蹦乱跳地去骚扰你,开心吗?

你终于显露出真正的自己。
啊——真美啊。
别再伪装了,还有,都说了,不要哭啊。
反驳单薄无力,我不会信的。

嗯,我知道你很在意我。

月食

注意: ·性格走形
·可能有月食常识性错误,因为我不清楚月食多 少年一次………

周泽楷和杜明换好衣服,下了楼。
s市的冬天很冷,但今天晚上,小区里却不像往常那样安静。
偶尔能看见黯淡的树影被相机的闪光照亮,单元门前三三两两聚着的人中传来孩子兴奋的叫喊。
“月亮跟着我们走呢!”
“天狗——快回来——”

所有人都很期待今天晚上的月食。
周泽楷和杜明也不例外。
他们并肩而行,十指相扣,眉目间是满到几乎溢出的爱意。

寒风让凉意从羽绒服下摆钻进来,杜明不禁缩了缩脖子。周泽楷看他一眼,一言不发地把他拉的更近了点。
杜明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挣了一下。周泽楷把他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一半,绕在杜明脖子上,像解释一样地说了一句。
“围巾短。”
听了这句话,杜明总算是在周泽楷怀里安静了。
天上的月亮已经缺了一角,又能见到闪光灯此起彼伏。


杜明的心痒痒的,也顺手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周泽楷在一旁含笑看着他。
然而普通的手机什么都拍不出来,照片上除了大片的黑暗就是一个完满的光球,一点看不出现实里缺了一块的模样。
杜明有点失望,不过这点小失望在周泽楷的安抚下很快消失贻尽。

绕着小区走了一圈,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月亮,本来高昂的兴致也被寒冷的天气消磨得差不多了。
周泽楷和杜明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打算回家看,就算没看到也没关系,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不会只有这一次可看。

就这样回到了家。
周泽楷把他脖子上的围巾和衣架上那条长长的围巾挂在一起,戳了戳茶几上放了几天的芒果,见软的差不多了,就打算把它削了吃。

杜明看着周泽楷不紧不慢地削芒果,目光随着修长的手指移动,几乎黏在了上面,也不知是在看芒果还是手。
芒果的核丢到垃圾桶里,他们一人一个勺子一半芒果,去阳台看月亮。

月亮只剩不到一半了。
杜明用勺子无意识地刮着手里的芒果皮,随即就有一勺来自周泽楷的芒果投喂。
周泽楷一直用余光瞟着他,杜明张嘴咬住勺子,一口吞掉芒果。
又舀了一勺,周泽楷把芒果放进自己嘴里,为舌尖蔓延开来的甜雀跃。


月亮只剩一个模糊的光圈。
周泽楷去卧房洗澡了,杜明却在阳台上一直等着,他固执地不肯移开视线,月亮一直没有完全消失。等他都洗完澡了,月亮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直到睡觉时间,杜明和周泽楷并排躺着,小小声的开口:“觉得像被月亮骗了一样。”
周泽楷有点困惑。
杜明继续说,透出淡淡的怨念:“月食月亮竟然不会完全消失的,一直留个光圈算什么啊……”
周泽楷翻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他,就这么看着,什么都没说。
杜明的声音消失了,他眨眨眼,满足地笑起来。
被窝下的手指悄悄钩在了一起。







基本放弃月亮的时候,在朋友圈里看到了红月亮。【木然的微笑.jpg】
啊……把握不好小明的性格,就是莫名觉得应该有点固执的孩子气,再加一点小痴汉诶嘿嘿
楷楷可心机了还闷骚233333注意到围巾了吗?明明能直接提接吻却非要间接然后等小明发现了以后脸红,可惜小明没发现,啧,心焦。

关于奇怪的地方

一些无意义的【关于契约情侣】闲扯,解释一下我的纠结


虽然可能并没有人想看,但是我还是把一些不太合理的地方说明一下吧。鉴于我自己会很纠结……均为我自己单方面的理解,你可以认为这是在讲歪理,不过还是希望有问题说出。

1,关于“你”为什么花了三天才探完地形优势,以及为什么在紧张的战斗中还有心情去观察别人而不是专心隐藏好自己
“你”的任务经验远远不够,仰慕强者是人类的本能,我不知道这样的反应对于一个经过训练的人来说是否正确,但我觉得这是合理的【有问题请指正】

2,关于为什么黄少天会在黑影已经在眼前的时候还花时间和精力提醒“你”
能让微草派一个训练营成员来的任务想必不是什么非常难的任务,对于黄少天来说,虽然他会对每个任务认真,但是用这点时间提醒一个训练营成员,这完全不影响他同时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他出自好意ww
对于“你”来说,虽然甚至会产“会因为过度集中注意力而忽略其他情况”这种愚蠢的问题,但能被豪门微草收入训练营的显然不会是什么弱者,隐藏气息完全是基本训练。虽然不会像黄少天那么完美,但是黑影也在积蓄力量,不会影响任务(没达到让黑影发现的程度)

3,在c2中的“手心中写上”,用“中”在这里好像是有些问题的(用词不合适),但是用“手心上写上”是不是用词重复呢?我想尽量避免这个。

4,关于为什么“你”能读出黄少天在“你”她手心里写的字(鉴于一般人都不能?)
可以认为是“你”有特殊技能(or something else)总之一切为了感情线发展,呃,虽然有些强行发展的意思,但还没ooc到无理就暂且无视了吧
5,“你”酸痛的小腿,一个经过训练的人不会很快地消耗掉体力,但你不是用最小动作躲闪的,而且我跳过了很长一段与黑雾无意义的缠斗

6,“你”一开始为什么没用药水,呃,我设定在这里药水属于“extra help”,大概是不该在非紧急情况下取出的外挂一类的东西。

契约情侣

你集中注意力,侧耳听着周围的动静,从破碎的窗户中透过的月光变得愈来愈少,稀薄的黑烟在空中窜来窜去,空气中有隐隐的震动。你的神经紧绷,观望着震动的中心。

完全把思维集中在那里的你没有发现身后黑烟的聚集,在你身侧的黄少天一剑刺向你的方向,你紧张的神经瞬间崩断,惊魂未定地转头,恰巧看到浓重的黑影瞬间消散。

你抿了抿唇,刚想向他道歉,就见他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拉过你的手,在你的手心中写上“保持警惕”。

你感到自己的脸上的温度正在逐渐上升,于是攥紧了手,提醒自己不要松懈。

在震动的中心,地上的阴影扭动着,缠作一团。
工厂里原本有的细小声音也跟着逐渐消失。你看着逐渐聚集的阴影,咬了咬牙,冲了出去。你用冲过去的惯性加强力量,双手握刀,刀刃带着破空的声响从怪物的身上穿过。

你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一时没有收住了力,刀直接劈到了地上,地面出现了裂纹。

它没有实体!你快速后退闪过袭来的黑雾,焦急的回忆着在训练营学到的东西,尝试着从中找出解决方法。但不幸的是,越是着急,你的脑海里就越是一片空白。你咬住下唇,调动酸痛不已的小腿肌肉,又一次从黑雾的边缘闪过。

黑雾探过的地面坑坑洼洼的,你已经看到了在最严重的地方,工厂薄薄的钢板破损不成样子。如果到处都变成这样,那工厂的二层势必会崩塌。

不能在这么只是躲了……必须在崩塌之前想出什么办法来,想到这个,你下意识地摸上腰间的小包,液体晃动的声音让你有了底气。一手拨开瓶塞,你用力一蹬,跳到窗台上,这样你就能在黑雾分出力量爬上来的间隙获取些许喘息的时间。

迅速的将药水洒在刀上,顾不上把瓶子塞回包里,你转身避过黑雾的攻击,覆了一层褐色薄膜的刀刃顺势划过黑雾,用余光瞟着那一点,暗暗期盼着能有些作用。

契约情侣

chapter 1

用刀斩下了最后一只怪物的头颅,刀尖上的黑烟瞬间蒸发。你从三楼跳下来,一个翻滚减缓冲力。看了看头顶升起的新月,心里抱怨着支部说好的援助者怎么还没来。树影下有什么蠢蠢欲动,你叹了口气,再次进入备战状态。

那里很快有一团光芒出现,你虽然疑惑了一瞬间这只怪物出现的方式,但还是提刀斩了下去。刀被挡住了,你迅速地转体踢向光芒中央。

一个人影在那里出现,伴随着一个元气的声音:“等等我刚来到这里你都不分敌友就乱斩的吗?妹子我跟你说有警觉性是好事但也要有限度的啊,整天神经紧绷的太消耗精神了吧。机警如我都不会这么暴躁的上来就攻击的啊。你难道没听说支部要来支援的吗,真的没听说吗?我就说B市那只王大眼不靠谱,那人的思维跳脱的跟跳楼机一样……”

你早就收了刀,有些尴尬的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努力压下自己的紧张,想要做自我介绍,却发现自己完全插不上话,最后只好默默盯着他,他在你安静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你终于找到了机会插话,向他介绍了你。他又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堆话,你本着礼貌的原则,认真听着他的话,过滤了一堆废话,你得知他叫黄少天。

好不容易交换了双方的情报——他滔滔不绝的说了很长时间。废弃工厂的二楼就传来了怪异的声响,你和他对视了一眼,迅速地冲向了楼梯的方向。

二楼的地面脏兮兮的,东边有一滩干涸的血迹,根据获得的情报,那是半年前在这里发生的意外事故留下的痕迹。在那之后,这里常常发生奇怪的事,但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工程不得不被迫停止。

你认为这也是这里黑气的源头。罪魁祸首在黑暗里伺机而动,主动权掌握在它手中,所以你无法独自行动。

你刚想对黄少天说你的观点,就被他慑人的眼神震住了,进入警备状态的他好像和刚刚的话痨大男孩完全不是一个人,你默默看着他熟练地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视线死角,一时忘了开口。情不自禁的模仿着他的步履节奏,握紧了手中的刀。你突然意识到,他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摸清了你花了三天探寻的地形优势。

似曾相识

---文笔差
---人物性格轻微走样
---【自认为】我叶是会擦干泪水,继续往前走的那种人,他看似将过去寄于身后,永不回头,但其实时光给他的每一道印记他都不曾忘记,但他永不为此停滞不前。


第一次荣耀世界邀请赛落幕了。
在至高的领奖台上,彩带纷纷扬扬的落下,鲜艳的国旗在舞台上方高高飘扬。台下是一片欢欣雀跃,那些一样喜欢着荣耀的人们,有的欢呼着互相拥抱,有的捂住嘴流下欣喜的泪水,有的拿着应援棒敲起了椅背……
叶修站在台上,扬起微笑,国家队的众人在领队这边闹完了,早就转战那些从国内赶过来的职业选手。在那边欢腾的闹声中,叶修闭上了眼睛,唇角边只剩细微的弧度,他在嘈杂声中许了一个愿。



在回国的飞机上,国家队领队做了一个梦。
他走在嘈杂的大街上,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在人群里,清秀的男孩对着身边长相相似的女孩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女孩对着她哥哥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蹦蹦跳跳地路过他身边。他情不自禁的被这兄妹俩吸引了注意力,停下了脚步,直到兄妹俩离开了他的视野,他才重新迈开了脚步。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泪水模糊了视线。

假装自己在我叶的世界

想和叶修谈恋爱……




第一次听说叶家双胞胎的时候,我初一。

转学到了全新的学校,又并不是擅长交际的类型,我总是想努力插上话。但是已经相处了一个学期的人关系总是更好的,偶尔,我能找到和我一起的人。但大部分时候,我只是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看着她们有说有笑地走出去。偶然听闻7班有一对双胞胎,我有些兴奋的由这点插入谈话。

我一直想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妹妹也行,一对现实中的双胞胎在我们学校,这无疑激起了我的兴趣。但转眼间,我就被其他话题吸引了,残留在我记忆中的只有模糊的印象。

又过了几天,生活逐渐步入正轨。周四是我们上选修课的时间。等我翻翻找找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离上课还有八分钟,而我以前从没去过选修课的教室。在不认识路的情况下,我只能寄希望于能在楼道里遇到和我上同一个课的人为我指路。

在愈慌张的状况下,我愈是不敢开口的。这便直接导致了现在的状况,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一脸茫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找不到我要去的选修课教室。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我跺跺脚,鼓起勇气,在走廊上拉了一个人,想要问他教室的位置。我拉住的人停住了脚步,他旁边的人也是,他们俩一齐回过头来,我看见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来不及纠结这件事,我急匆匆地问出了我的问题。

T.B.C

我喜欢他
喜欢他的耀眼和坚定,喜欢他的坚持和长情。他在压力下坚持了那么久啊,和三分热度,一事无成的我完全不同。 即使面对挚友的死亡,他也擦干了泪水,继续向前走。我喜欢他的温柔,他的坚强,他的细致…一切。
听到他说话时最后带出的一点压低的尾音,笑起来的时候,声音里掺进磁性的颤动;看到他手搭在键盘上时,舒展的漂亮姿态,在战况激烈时,紧绷出的青筋。我总是想象着,想象着……他的外套一定带着轻微的烟草味儿,又有深入骨髓的暖意。他战斗时,脸上是带着笑意的吗?那双眼睛,是不是像在草原的星河下,燃烧的篝火一样漂亮?
想要,真正的见到他。
哪怕只有远远的一瞥,又或者在网络上的几句话语。与他在同一个世界,见证他的经历。从一开始,为他在同一个世界,见证他的经历。从一开始,为他喝彩,让他能感受到我们一直以来的爱意与支持。
真希望能够说出“为了和他在一起,我能放弃一切。”这种话啊。
可惜,我做不到。
如果能够亲眼看到一次他的荣耀就好了。但是我只能在网络上,书本上,被他触动,感情无处宣泄。
我是那么的想要见到你,接近你啊。